法友写法王 | 噶玛妙竹写法王

祈请和遥呼法王回国传法

作者:噶玛妙竹
时间:2018年10月13日


法王,现在您既然已经有了一张不知在地球哪一端的一个鸡毛小国的洋护照了,那个“牛毛政府”也别想再借着印度政府的手圈禁您了,您现在自由了,是不是可以回国了?回国见您的父母、期盼已久的族人和见不到您、没法跟您学法的这些可怜的国内弟子了?实现您转世预言信里的“不分教派的,他遍布十方,并不是亲近某群人,也不远离其他人,他是一切众生的守护者”的预言了。

Bamboo不管“撒币政府”是否还会让您回国、给您签证的问题。既然您能在“牛毛政府”的日夜盯梢防范下都能办出“多米尼加护照”,既然达赖喇嘛都称您为“具足十力的释迦王”,那么,拿出“一力”来回国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至于11月份达兰萨拉的那个什么“传承领袖大会”,Bamboo觉得您这个“花瓶领袖”参不参加都是一样的。按理说“噶玛巴”是整个噶玛噶举的“根本上师”,可现在,大司徒仁波切的“八邦传承”的四众弟子都是以他为根本上师的,创古仁波切的“创古系统”也是,连掌控着隆德寺和前世噶玛巴的好几个寺庙的嘉察仁波切、只有一两个庙的桑杰年巴仁波切、堪布卡塔仁波切的寺庙徒众也都是以他们为各自的“根本上师”的。试问现在噶玛噶举寺庙里的出家众还有哪个是以您为“根本上师”的?这些出家众听的是他们各自的仁波切的,还是听您的?

您今年三月在祈愿法会视频讲话上也说了,噶玛噶举派要么是“司徒派”,要么是“夏玛派”。那时您也说“嘉察仁波切”和“大司徒仁波切”两位法子不和的事,但现在您看,由嘉察仁波切控制下的隆德寺发出通告,在您的2019年的菩提伽耶冬季三大法会前,就在祈愿法会的场地,将由大司徒仁波切给予一场“秘法大咖灌顶和教学盛宴”,几乎所有重量级的秘法大咖都拿出来灌顶了,所以您的祈愿法会也根本不用办了。一来没有吸引人的嚎头了,二来大部分拿两个月电子签的华人信众如果参加了前一个,就势必没办法参加祈愿法会,相较而言,基本会选前一个。所以您的祈愿法会也不用办了。当然Bamboo是不会参加“大司徒仁波切”的灌顶的,不要说一个“上师三昧耶戒”和“金刚兄弟三昧耶”戒都不守的人的灌顶Bamboo不敢受,人品最好和最虔诚追随他的弟子都会卒死(见第35屆噶舉大祈願法會.法王特別開示)的“上师”(不知道是没本事救还是根本不管)Bamboo也是敬而远之的。

所以既然两大法子都帮你不用再开这个现在遍地都是,开烂了的“祈愿法会”了。达赖喇嘛的“领袖会议”就让两个噶玛噶举的实际领袖——大司徒仁波切和“夏玛派”的继任者泰耶多杰去开好了。泰耶多杰想当噶玛巴,就让他当好了,反正他跟前世噶玛巴那窝人都挺配的。印度这边也就没您什么事了。至于那些流亡藏人,您都已经教导了他们18年了,该听的早听了,听不进的,您再多管也没用。况且洛桑大总统已经用新头衔表明了他全权接管的态度,您也就不要回去跟他争了。

至于那个您整天拍马屁的达赖喇嘛如果叫您回去,老实说,虽然他诗和文章写的不错,但管理才能真是一塌糊涂,他那个“牛毛政府”比“撒币政府”更“不堪回首月明中”。而且以他现在的处境,即不能生病,更不能往生,所以搞不好被人做个克隆人代替也是不晓得的。要不怎么Bamboo一见之下,跟他自传上写的、和国外媒体上宣传的都恍若两人呢!还有他为什么容貌几十年不变,八十几岁了还能每天奔来奔去的到处长时间演讲呢?要是个克隆人和机器人倒是很容易做到,每天回宾馆充充电就行了。要不怎么那个牛毛政府总理突然自封为“总统”了呢?代表他上头没人了呗!要不他怎么想尽办法逼您回去呢,怕知道内情的您脱了掌控泄露秘密吧!所以,也请您别回那个“重门深锁“、有25个警察日夜看守您的印度了,要是您出了什么事我们都不晓得,搞不好还要对着一个克隆人的古怪命令,想自己要不要守三昧耶戒呢!当然,Bamboo的家族遗传病就是“疑心病”,所以以上只是Bamboo的胡言乱语。不过,要想人不怀疑,除非像佛陀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下生活,谁都可以见到他,问到他,观察他的言行举止、行住坐卧是否值得人敬佩。

至于印度政府给的那块地,让您建什么“总部”。反正您也说了,建成了也不会住那儿,所以估计也就是第二个“大宝法王行宫”。美国的大宝法王行宫大家也看到了,网站和facebook基本不更新,没见干什么事,却一天到晚要大家捐款。Bamboo担心大宝在美国的生活,也傻头傻脑的捐了200美金。最后却发现大宝基本不住行宫,而行宫的住持——喇嘛次成名下却貌似又多了一栋房子,行宫里充斥的也都是他的弟子。基于这样,印度的第二个“行宫”建成了,就算建成了佛学院,Bamboo也是不会去的,Bamboo不想去学其他喇嘛的挂着羊头卖狗肉的相似法。

而且,“牛毛政府”和海外藏族势力现在严防华人弟子学藏密,法会上要么没有中文翻译,要么在翻译频道上搞鬼。所以,Bamboo即使来了印度,想跟您学法也是“痴人说梦”。而欧美国家又贵的要死,签证难得要死。Bamboo已经是出家人了,应该持守“不捉持金钱戒”,所以不愿意为了出国来见您,对钱升起贪心和烦恼。即便Bamboo有足够的钱和签证来见您,那国内那些拿不到护照出国的藏族信众和没有多少钱和能力出国的出家人信众又该怎么跟您学法呢?

为了向您求法,Bamboo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两次偷渡“中印”“尼印”边界;逃出家人的掌控后,身无分文和证件的从成都走到西藏墨脱边境,只为了来找您,等等。您所说的教言,Bamboo都努力去做过了,即便有些做不到,也都努力试过了。弟子做了那么多,可您这个上师呢,亲自面见弟子,当面指导弟子的时间总共加起来,也不超过一小时吧!后来,更是给中文网写信、给您的facebook留言都联系不到您。只是听您在开示时对人家上师圆寂了的弟子说,“精进点,跟上师的法身相应”(见大宝法王噶玛巴参加尊贵的郎钦加布仁波切法体荼毗仪式)。妙竹是只能强迫自己少懒惰点,可您的法身能给妙竹“灌顶”吗?您的法身能告诉妙竹该修哪个法本,教妙竹打手印、修法吗?Bamboo又年老迟钝,所以也听不懂您在视频讲话时的种种暗示:妙竹在尼泊尔时,您一个劲地修各种“上师相应法“,妙竹只知道以前一个弟子被您用”上师相应法“叫到印度,就认为您的意思是叫Bamboo赶紧去美国找您,于是回国就马上去申请签证, 结果还是因为曾经的被印度签证部门害的”过期居留美国“的记录,又再一次被拒签了。之后才反应过来,您当时的意思是让老妙乘着改了名字的机会,在尼泊尔申请美国签证。但Bamboo怎么知道,您老是用这种”含沙射影“的方式让Bamboo去悟,这不是明摆着欺负年老智弱的Bamboo嘛?

所以,您不回国的话,Bamboo也决计不再出国了。您我师徒今生也不必再见了。至于Bamboo快修完曼达,没有您的“金刚亥母”灌顶(Bamboo不喜欢胜乐金刚,不想灌他的顶),Bamboo修不了“上师相应法”。Bamboo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一个证明不了自己是佛陀(两千五百年前佛陀预言他会在末法时转生为金刚阿阇黎),又不管弟子的上师,Bamboo也没必要去跟他相应。

鉴于修完曼达后,除了一个一直不得要领的“止的禅修”,Bamboo已经没什么佛法可修了。那个虚无缥缈的四加行,除了“大礼拜”Bamboo膝盖不打弯可以用来当作锻炼身体外,其他那两个修多了就没效果的“加行”,Bamboo也不想重复修了。既然出世间法没的修了,吃饱了没事干的Bamboo就只好去管世间闲事,尤其是管这个“狗头政府”的闲事。没事再钻研钻研“黑客技术”,看能不能把这个“狗头政府”的“墙”给啃了。要逼得这个“狗头政府”及早把Bamboo彻底灭了为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搞点小动作。这样至少Bamboo实践了您和祖师的“舍弃此生”(“贪著此生非行者”)的教言,也给自己的菩提道积累了资粮,没有像那些“自焚者”一样白白浪费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