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届噶举大祈愿法会.藏历新年.简装金刚舞

时间:2017年2月24日下午
地点:印度噶舉大祈願會場

2017.10.14

法王領隆德寺僧,修持「簡裝金剛舞」

当第一声低沉鼓响,划破菩提迦耶田园的寂静,时间是人与大地都还沉沉入睡的凌晨2:00,清寒的晨露中,冈仓噶举的四千多僧众,已经在《玛哈嘠拉》长轨厚厚一叠贝叶经前坐定,等待维那师一举腔,大祈愿会场「玛哈嘠拉法会」第一座法就要登场。

这是法王噶玛巴主法的藏曆年终「玛哈嘠拉大法会」,正行第三天,修持的《玛哈嘠拉中轨》,从凌晨2:00一直修到上午10:30,一日四座中的前三座法修持完毕,八个半小时过去了,才算为今天下午的「简装金刚舞」修持,拉开序幕。

■法王领众,修持「敦给玛舞」

下午1:00,大祈愿会场面对坛城左侧的大鼓,响起第一声沉沉的鼓声,一列四位司钹喇嘛也同时缓缓击钹,随著节奏沉缓的乐声,约二十位穿著传统藏靴、前挂僧袋、身著长袖套僧服的修持者,随即以金刚舞步绕圈舞出。

供养「噶举第一护法」玛哈嘠拉的「简装金刚舞」正式登场。

甫上场的,就是今天第一首:由弥律寺(波卡寺)僧众修持的「结界」。法王则高高正坐于坛城右侧最高处的法座上观看并加持。

依照排定的修持表,今天下午行程如下:
1. 结界(Cutting the Borders):波卡仁波切大吉岭弥律寺僧众修持;
2. 四臂玛哈嘠拉:嘉察仁波切大吉祥寺僧众修持。
3. 玛拉雅(Maraya)暨敦杰玛(Dongyema):由法王噶玛巴藏地之外的法座隆德寺僧众修持;
4. 行忠舞暨黑帽舞:由尼泊尔边倩寺僧众修持。

这次的圣地金刚舞修持,最令人关心的话题,无非是「法王会亲自上场修持金刚舞吗?」这次金刚舞法会,不像前两次事前无论海报或公告,都明确宣布法王将亲自修持,这次一直到今天上午都未露透确定讯息。

但答案在2:55揭晓了。在第二支由隆德寺僧众修持的「玛拉雅舞」之后,大众忽然看见法王出现在坛城正中,身著与所有参与修持的僧众一致的金刚舞简装,开始引领隆德寺僧众,绕成圆圈,修持描述八大精灵的「敦给玛 (Dongyema)」,至3:10离场。

接著,由边倩寺僧众修持边倩寺最著名的拿手项目「行忠舞」,意即「淨土护法」,以及「黑帽舞」。到4:20结束,圆满今天的「简装金刚舞」法会。

■ 「玛哈嘠拉马拉松」即将登场

在简装金刚舞之后,今日的法会并未结束,5:00开始修持本日应修的长轨第四座法,到6:20结束,圆满今日四座的长轨玛哈嘠拉修持。

参与修持的僧众在短暂用餐休息之后,即将依传统在除夕凌晨整夜修护法,下一次四座长轨修持,即将在子夜11:00再度展开,知名的彻夜修持的「玛哈嘠拉马拉松」即将登场。

■ 简装本具綵排性质,本次具独立内容

所谓「简装金刚舞」,是相对于众所周知、戴面具、著重装备的「盛装金刚舞」而言,形式较为简朴,修持者不戴面具,没有锦缎的隆重服装,没有亮丽的色彩,传统称「简装金刚舞」或「素装金刚舞」。

法王办公室负责法务规画的堪布噶旺说:大司徒仁波切称这是「无面具金刚舞」,但这是状态或特色描述,不是传统名称。僧众在练习时服装和搭配的乐器等,其实就是简装的状态,所以传统上在「盛装金刚舞」前一日修持的「简装金刚舞」,有綵排性质;但这次法会简装和盛装两天修持内容多数不同,所以不具綵排性质,但这样对观众更好,有更多内容可以欣赏。

■ 边倩寺僧众修「行忠舞」,祈请天噶仁波切转世速降临

至于为何由边倩寺僧众修持「行忠舞」,根据堪布噶旺表示,有三大原因:

一, 持有行忠传承:边倩寺持有「淨土护法」行忠舞的传承,一直有在修持;

二, 边倩寺主要护法:行忠护法一直是边倩系统的寺院主要护法。

三, 天噶仁波切转世:这次边倩寺僧众在圣地祈愿法会后善期间修持「行忠舞」,也和祈请天噶仁波切的转世迅速出现有关。

天噶仁波切圆寂之后,教界各方都很关切仁波切转世何时出现,尤其仁波切主寺边倩寺更是关切。法王已给边倩寺有关寻找天噶仁波切转世的授记信函,边倩寺相关人员也依信上线索,跑遍尼泊尔的崇山峻岭,搭直升机四处寻找转世者,但第一次寻找行动并没有结果。

去年2016年4月,法王还因此在瓦拉那西创古智慧金刚大学,举行一周的长寿天女(che-ring-ma)淨障修持,之后第二次寻找,还是没找到。

这次在菩提迦耶,希望藉由全力修持行忠金刚舞,以此供养噶举第一护法玛哈嘠拉,能尽快找到天噶仁波切的转世者。法会过后,法王可能会让蒐寻队第三次去寻找。为淨除寻找障碍,法王还指示边倩寺全部僧众持诵百万遍「金刚上师」的心咒,都已全部完成,希望第三次寻找上师转世的行动能尽快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