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佛子行37颂(第二天)

时间:2018.05.30
地点:美国纽约

上午

下午

佛子行三十七颂中藏对照

慈悲.爱.行动 法会课诵本(藏英中)

真正的安忍,是無嗔、是放下!

主講上師: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
時間:2018年5月30日(三)上午10:30-12:30
地點:美國紐約河濱大教堂(The Riverside Church in the city of New York)
藏譯中:堪布羅卓丹傑

20180530

首先和大家說聲早安!

■二,勝義菩提心

昨天講完「世俗菩提心」部分,接下來要講解「勝義菩提心」。

世俗菩提心和勝義菩提心兩者最主要差別,在於「所緣對象不同」,世俗菩提心所緣對象者是世俗名言法,勝義菩提心所緣者是勝義法性、也就是實相。平常我們常會說,要發起菩提心,主要說的就是世俗菩提心。勝義菩提心昨天提到過,就是指「了悟空性的智慧」,只是名稱上被稱為菩提心,但其實並不屬於菩提心,主要是指了悟空性的智慧。

在觀修勝義菩提心時,如同觀修世俗菩提心一般,也分為兩部分:

(一)座中(座上):主要觀修「離戲、無執」;

(二)後得(座下):主要觀修於貪瞋對境上斷除實執。

■(一)座上:定中禪修勝義菩提心

22. 座上修離戲:

諸所顯現唯自心,心體本離戲論邊,
知已當於二取相,不作意是佛子行。(22)

此處是指觀修勝義菩提心時,要在定中觀修「離戲、無執」。第22偈談的是觀修勝義菩提心時,在定中時要做的修持。

我們一般人、世俗凡夫,都會覺得我們現在所經驗的、所謂「外境」的這一切,都好像真實存在一樣;而能執著的「我們本身」,也好像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個體。但這個偈文在告訴我們,這一切顯現的萬法,其實都是我們心所造作,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境,都並非真實存在。

這個偈文第一句,就將焦點放於「境」上,一切對境、顯現,都是我們心所造作。第二句談到能安立、造作的「心」,也並非真實存在。

因此這兩句在說,「境」與「心」所攝的一切萬法,都不真實存在。當我們瞭解「萬法為空」的道理時,就瞭解到「所執境」和「能執心」都不真實存在,因此安住在不造作、如同虛空一般的離戲中,這就是一位菩薩、佛子應當觀修勝義菩提心、或說觀修空性的方式。

《佛子行三十七頌》的作者無著賢菩薩,也在其他著作中提到,佛子在修持勝義菩提心時,就要無散地安住於離戲的自性當中。換句話說,不論境或心總攝的萬法,本質都是空性,都是遠離戲論,我們安住於其中而不作意,就是「於定中修持勝義菩提心」。

我們噶舉從梅紀巴大師傳承至今的大手印法門,也被稱為「不作意法門」,梵文是「阿瑪那司嘎惹」,「阿」的意思是空性,「瑪那司嘎」是作意,所以從梵文來看,意思就是「作意於空性」。總之,「不作意法門」是比較常聽到的,但其實和「作意於空性法門」可以說是一樣的意思。

因此蔣巴桑波大師在〈金剛總持祈請文〉中也提到:「教云毋逸即是修正行,隨顯即悟體性自如如,住於任運『無整』之行者,修行遠離妄心祈加持。」「不作意的修持」,意思是對於事物的實際狀況,不要試著去改變或者判斷它是或不是,只是寬坦放鬆地安住於事物本來的實相上即可,這就是勝義菩提心的修持。

「住於任運無整之行者」,「任運無整」就是無整、不造作的意思。

■(二)後得:生活中觀修離貪嗔

接下來,談到勝義菩提心在「後得」時,也就是在生活當中,要如何修持,主要焦點在於面對貪嗔對境時,要斷除以為對境實有的執著。

我們現在所謂的座中或定中,實際上只是一種練習,並不是真正的入定。我們只是在禪堂或佛堂中坐著,把這樣當成所謂的座中。總而言之,「後得」是指從定中出來之後的時段,也就是生活上遇到不同狀況時,要如何修持的方法。

首先說遇到貪著境時,要遠離「這是真實」的執著:

23. 遇樂境時:

設若會遇悅意境,應觀猶如夏時虹,
雖現美麗然無實,離貪著是佛子行。(23)

當我們遇到悅意境界時,例如喜歡的朋友、美妙的音樂、醉心的娛樂等等,當你經驗這一切妙欲時,貪心可能會生起,要記得這一切都如同夏天彩虹一般,經驗上非常美妙明亮,但瞬間即逝,而且並未具備真實性,不如所見般真實存在──這就是菩薩在「後得」時、生活中,所應該做的「勝義菩提心」的修持。

24. 遇苦境時:

諸苦猶如夢子死,妄執實有起憂惱,
故於違緣會遇時,觀為虛幻佛子行。(24)

此處「嗔恨對境」指的是不悅意的情境,例如是不喜歡的人、不悅耳的聲音、醜陋相、諸苦等,當你經驗時,要想那就像你最喜歡的人在夢中死亡一樣,只是一場夢,痛苦只是自找麻煩、徒勞無功。常常因為我們貪著而把這些當真,而錯誤迷惑,自己給自己痛苦。此處教導菩薩遇到種種不順境時,不要把這些逆境敵人當真,要知道一切如夢如幻、不要當真。

總而言之,以上這兩個偈文在說,當你遇到喜歡、不喜歡對境時,重點都是要斷除「以為真實」的執著,不要將這一切迷惑的相當真。

這裡提醒我們應該有的觀念或了悟是:我們生活當中都會顯現各種相,我們也在經驗這些顯相,但這些顯相在顯現同時,本質上並不真實存在,但我們卻常常在經驗時把它當真。

萬法本質就是會有所顯現、被人經驗,但並不真實存在,這就是「無而明現」、「顯而無基」,顯相從未真實生起、中間也未駐留,因此也從未消滅過,無基無根,因緣聚合時就會出現,就像是電視中的各個角色、劇情一樣,人事物並不真實存在於電視當中,但因緣聚合時就會出現,因此重點是在「消除實有貪執」,而不是「斷除一切相」。

平時我們生活當中,對於喜歡的事物會過於當真,而經歷許多多餘痛苦,面對敵人或傷害自己的人事物也無法放下、無法原諒,因而經歷很多痛苦,關鍵在於我們把對境當真了,沒有了悟到對境並未存在,因此跟隨心上所累積的習慣、執著,而將一切當真。

因此「空性修持」就很重要,可以幫助我們了悟到一切並不真實存在。「空性」並不是高深名詞,而是當你在貪著、遇到各種喜歡不喜歡的對境時,要能夠瞭解到這一切並未真實存在;當你能斷除實有執著時,你的心就容易坦然、釋然,就不用經歷太多多餘的、不必要的,心所造作的苦。這才是修持空性最主要的部分,否則高談闊論「空性」道理,是無實義的。

■三,菩提心學處

第三大類談到「菩提心學處」,主要有五大類,第一類為六度、六波羅蜜的修持:

25. 布施:

求覺尚需捨自身,何況一切身外物,
故於身財盡捨卻,不望報是佛子行。

26. 持戒:

無戒自利尚不成,欲成他利豈可能,
故於三有不希求 勤護戒是佛子行。

27. 忍辱:

欲享福善諸佛子,應觀怨家如寶藏,
於諸眾生捨怨心,修安忍是佛子行。

28. 精進:

唯求自利二乘人,猶見勤如救頭燃,
為利眾生啟德源,發精進佛是子行。

29. 禪定:

甚深禪定生慧觀,能盡除滅諸煩惱,
知已應離四無色,修靜慮是佛子行。

30. 智慧:

無慧善導前五度,正等覺佛不能成,
故具方便離三輪 修智慧是佛子行。

■布施:離貪、無執,就是圓滿布施

第25偈提到的是無貪離執,偈文文字上並不特別困難,但難在實踐上。

舉例來說,給人食物、給人衣服、給無家可歸者房屋住,就是布施嗎?布施不是外在形式上的作為,布施精髓在於一念施捨之心,而引導出的言行,因此重點在於施捨之心。

噶當派大師恭巴瓦曾說過:「布施精髓在於無貪無執。」格西夏惹瓦也說過:「我不會對你說布施功德,我要說的是貪執過患。」這都在告訴我們「放下、無執」之心,才是布施的精髓所在。

很多人在做布施時,是想著「布施利益很大」等等,心專注於「自己會得到什麼利益」,這根本不是真實的布施;因為真實布施是離開貪執,能夠放下。如果不是這樣,反而一切布施都是為一己之私、今生來世之利等等,這樣只會越布施、越執著。

因此夏惹瓦大師說:「我不會和你們說布施的利益,而是說執著的過患。」因為講太多利益,讓很多人會執著布施利益而去布施,這樣反而不好。圓滿的布施波羅蜜,是指內心的無執無貪,並不是給予一切就是布施,因為你不可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總而言之,當自己的內心遠離了貪執,就是圓滿了布施。

■持戒:斷捨傷害之心,就是圓滿持戒

接著談到持戒也是如此。持戒的重點在於斷捨害心,也就是斷捨傷害他人之心,根本斷除害心時,就是持戒波羅蜜。就菩薩來講,不僅要斷除傷害他人之心,還要積極具備利益他人之心,最主要的還是要以「斷捨傷害之心」為基礎。

所以當我們說「持戒根本精髓,在於心中斷捨『傷害他人之心』」,若你完全斷除傷害他人之心,那你的持戒就圓滿了,而不是外相示現如何莊嚴圓滿。有人一生服裝儀容看起來都很整齊有紀律,但這不代表持戒圓滿,因為持戒的根本在於不再有傷害任何人之心。

大乘菩薩戒與小乘戒的不同點,是大乘更著重於心上戒律、更著重於積極面,不僅要做到像小乘行者捨棄傷害他人之心,更要積極的有慈悲利益他人之心,僅僅自己做得好是不夠的,還要能積極利益他人。

舉例來說,對於所謂十種不善、「十惡」,小乘和大乘的著重點便不同。以小乘而言,若犯了外相上身體三種、語言四種不善業,違背者就是犯戒,但在心上犯了「意的三種不善業」,並不視為犯別解脫戒。但就大乘菩薩戒角度而言,比起言語和身體上七種不善,違犯心上三種不善更為嚴重。對菩薩而言,一念惡心生起,就違犯菩薩戒,著重點不同。

持戒根本在於「斷捨傷害他人」的心,講到「傷害他人的心念」,是無法透過外相而得知的,因此噶當派口訣說:「如何是持戒清淨?不相信業果的人是不會持戒清淨的。」噶當派會這樣說,也是因為心上的持戒要自己隨時覺知,無法從外相所評斷。總之這段是說,持戒要從內心觀察,要越來越深刻去瞭解到,持戒在於這一念不傷害他人之心。

很多人會特別注意身體和語言等外顯的行為,因為這是別人看得到的,對於內心的起心動念就會輕忽;但我們現在學習菩薩行為,不僅身體行為不放逸,對於內心的起心動念也要時時警惕,這是很重要的。

■忍辱:無嗔、無慢,就是圓滿忍辱

接下來談到「忍辱」,也有許多種分類,大概有三種,各有不同定義、釋義。

對於忍辱的許多不同定義,是出自於《中觀寶鬘論》,其中提到所謂「忍辱」就是「無嗔」。

我們如何能做到安忍?當一個人我慢越大時,嗔心越大,就難以忍辱,因此有一個忍辱口訣就是「隨時保持謙卑」,沒有我慢,自然就不會起嗔心,自然就容易忍辱。

忍辱真的非常重要,如果一個人缺乏忍辱,當他被傷害時就會想要報復、以牙還牙,就不可能想要利益他人,若不想利益他人,就無法進入大乘菩薩行持,因此如果要進入大乘菩薩修持,起步就要從「忍辱」開始,這是必須的修持。

很多人對於「忍辱」有一種誤解,覺得修忍辱就是要壓抑自己,但這是不正確的。忍辱並不是自我壓抑。

舉例來說,我們有時候會被別人說:「你都已經是佛教徒了,因此一定要做個好人。」因此好像在說:「那我怎麼還能生氣呢?」結果自己給自己很大的壓力,也會感到不好意思。其實這種說法、想法都是一種壓抑,這也是沒有用的,因為不可能有人因為說自己是大乘行者,然後就從此再也不生氣,就像簽一個約就想做到不生氣,這是不可能的。

換句話說,忍辱是要慢慢培養的能力,多去思維嗔心的過患,自然而然不需要依靠嗔心,知道沒有嗔心也可活得很好,這是需要觀察、要有勇氣,否則很多時候,我們皈依的是嗔恨之心,因為除了發脾氣,我們沒有其他辦法去回應衝突或不順心的狀況。

我們會容易動怒,就是因為我們一心皈依負面情緒,心中一點善的功德利益都沒有,心中很空虛,遇到這種狀況時,就像是抓住救生筏一樣,抓住了嗔心。因此唯有不斷去觀察、去培養善的功德力,同時去思維嗔心的過患,如此才能做到「安忍」,不思維嗔心過患的忍辱,只會是一種壓抑。

因此我們對「忍辱」要有正確的理解,不是掩蓋、逃避,而是要懂得放下。我覺得有時候把氣發出來也好,首先覺知到自己生氣了,這是一個觀察情緒的好機會,不要掩蓋、逃避,而是去面對,不然總是一味逃避的話,這些累積的負面情緒反而會帶來更不好的結果。

在座有些人前天也去參加了不動佛灌頂,我當時也講到「忍辱」,部分和今天是有關連的。

就像本師釋迦牟尼佛有五百大願,不動佛也發了許多大願,其中一個是說「直到成佛前,不對任何一位眾生起嗔心」,我們也可以嘗試看看,一天當中不生氣,很多時候我們根本沒試著去實踐過,或許真的去做時,會發現並不如想像中困難。其實我們都有潛力,但需要透過嘗試和挑戰,才會開發出來。

■精進:具無常觀,斷除俗務,就是殊勝精進

接著談到精進,《寶鬘論》及《入菩薩行論》中都提到,「對於善非常歡喜」就是一種精進。菩薩六度中,精進的所緣就是善法。

過去噶當派大師講到何為最殊勝精進?就是斷除世俗法、斷除此生,因為各種懈怠當中,就有一種是「耽著俗務」的懈怠,因此噶當派認為,最殊勝精進,就是斷除一切俗務、斷除一切對於世俗的貪執。

如果沒有無常觀,是不可能做到真正精進的,當心中真正瞭解到無常、生命剎那在變化,瞭解到死亡和自己距離很近、死亡因緣很多等等,自然容易精進,瞭解到無常,就不會花太多時間在世間俗務上,因此精進的必要條件,就是要有無常觀。

■明日將給馬爾巴傳承「金剛薩埵灌頂」

明天下午有灌頂。在座很多人想修四加行,其中就有金剛薩埵的修持。這次會給予的是傳承自馬爾巴大師三特殊本尊之一的金剛薩埵法,出自《噶舉口訣藏》。

在噶舉傳承中,很多仁波切會給予敏林多傑傳承金剛薩埵灌頂,但因為大家修持的是噶舉傳承,我想給予馬爾巴大師的金剛薩埵傳承比較好。

(大眾唱誦〈十方四世諸佛菩薩祈願文〉之後迴向,結束「佛子行」第三堂課)。

禪定的家,在心靈寂靜處

20180530-1

主講上師: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
時間:2018年5月30日(三)下午3:00-5:00
地點:美國紐約河濱大教堂(The Riverside Church in the city of New York)
藏譯中:堪布羅卓丹傑

「佛子行」課程第二天下午的教導,在七支供養和獻曼達、請轉法輪等簡短的請法前行之後,法王噶瑪巴開始了「佛子行」課程第四堂的教導。

■依善所緣及靜處,生起禪定三摩地

法王開示:

大家午安,早上講到勝義菩提心,也講到第三個支分的「學處」,也就是「菩提心的學處」,學處有很多,其中第一大類就是「六度」。六度中的布施、持戒、忍辱、精進都講過了,接下來要講靜慮或說禪定。

29 禪定

甚深禪定生慧觀,能盡除滅諸煩惱,
知已應離四無色,修靜慮是佛子行。(29)

第29個偈文講,依靠甚深的止,當你依於善的所緣上,具備了正確的、符合止的定義的止之後,接著才能生起了悟空性的慧觀,就能根除輪迴的根本:無明,這樣一種「依於止而生勝觀」的方法,就是一位菩薩佛子應該修持的「出世間的禪定」法門。

這裡談到的「禪定、靜慮」,就是不散亂、專注的將心安住於善的所緣上。如果心無法專一、不散亂的安住於善的所緣上,了悟空性、了悟無我的勝觀就沒有辦法生起,因此基礎就是要具備禪定或三摩地。

過去的噶當派大師恭巴瓦說:「禪定的根本,就在於是否能依止『靜處』」,也就是說,禪定能否生起,關鍵在於是否依止於靜處,為了讓我們的心能安住於善所緣,要捨棄俗務的牽絆、影響與干擾,但現在不容易做到,尤其現在是個物質過剩、科技發達的時代,干擾更多,心很難專一在於善所緣上。現代來說,我們更需要讓心安住在一個「靜處」,而重點在於斷除世俗牽絆,而且少欲知足,否則很難真正安定下來。

「寂靜的地方」一般來說有幾種。一種是地理上的清淨、安靜的地方,比如山上遠離人群的寺院,一種是房子的靜處,在房子、建築物的某個空間,另闢一個地方讓自己安靜下來;如果沒那麼多地方,還有一種方式,是在自己房間找一個角落讓自己安靜下來。

尤其對初學者而言,由於沒有修持的定力,因此很難抗拒散亂的對境,更要回到內心,少欲知足,這是很重要的。禪修時要不思過去、不想未來的安住在當下的心性本質當中,否則怎麼修都不會有結果。

■以智慧為眼目,引領五度向解脫城

接下來講的是智慧:

30.智慧

無慧善導前五度,正等覺佛不能成,
故具方便離三輪,修智慧是佛子行。(30)

第六度是「智慧度」,如果不具備智慧度,其他五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等五度都像盲人,沒有智慧的布施、持戒等等,都無法讓你度脫到解脫遍知之城,無法幫助你證得解脫的佛果。所以修行一定要具備廣大的方便,就是大悲和菩提心,還要具有甚深的智慧:了悟能修、所修、所修之事這三輪,都沒有真實的存在性,了悟一切都是空性。

智慧可以分成三種,就是經由聞思修所成的智慧: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很多人跑來見我說請我給他智慧,如果我有這種智慧早就給了,但我自己也不具備這種智慧,怎麼給大家?主要是學生自己要在聞思修上好好努力,才能真

正生起智慧,而不是一味請求上師給予。

另外有種狀況是,很多人到處聞法,聽聞了很多,也思維了很多,但都當成外在的知識來學習,都不入心,當成腦子裡的知識來學習,這樣就不是真實的聞所成慧、思所成慧。要知道聽聞佛法、思維佛法有一個重點,就是所有的法,都是要幫助你能夠觀察、了悟自己這一念心。

有一種說法是,最殊勝的智慧是無執離貪,當你聞思修佛法,最終應該了悟到萬法的無實性而遠離執著;如果隨著你聽聞越多、思維越廣,執著也跟著越來越強、我慢越來越深,這表示修行有問題了。

■恢復「噶瑪岡倉密續教育」的時候到了!

這裡我想附帶提到一些內容,在座很多弟子都是老面孔了,也有一些新學生,大家都是因為對藏傳或密續教法有興趣而來,但大家對什麼是密乘、什麼是金剛乘其實都回答不出來,以為是不是觀修某些本尊、念念儀軌、或者持誦某些咒語,就算是密乘?其實對什麼是密乘或金剛乘的根道果或見修行,都說不出所以然來。不要說是各位了,就算是回到寺院僧團,甚至回到佛學院問僧眾,大家也都不很清楚,噶瑪岡倉這樣一個教派現在都重在學習顯乘的教法,重在五部大論,至於是密乘的修學次第是什麼都不太清楚。

在第十世噶瑪巴卻映多傑之前,噶瑪岡倉的教法有比完整的教育體系,有特別學習密乘的佛學院和寺院,但之後遇到許多障礙,不但密乘教育傳承中斷,連顯乘的教育傳承也都不全了。

幾年前開始,我覺得應該開始制訂密續的道次第學習或教學次第,尤其應該在佛學院推廣,但那時遇到一個問題,就是密續典籍都散失了,包括噶舉祖師所講解的密續論典、古老典籍都散佚不全。

其實第十世法王之後,這種密續教育就中斷了,近代又遇到文化大革命,可說障礙重重,後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密續典籍,因此我覺得應該好好制訂密續課程,這不只是對僧眾而言,海外學生也應該好好學習,對密續的根道果、見修行是什麼,對四部密續有什麼不同,要好好了解。一開始會由我先開始教學,藉此拋磚引玉,未來也會有其他好的老師來授課。

■菩提心第二學處:顯乘經典四法

剛剛講解了菩提心的第一個學處「六度」的學處,接著講第二個學處,顯乘經典的四法:

31. 常觀已過

若不細察己過失,道貌岸然行非法,
故當相續恆觀察,斷己過是佛子行。(31)

這個偈頌在講「自己應該觀察自己過失而斷除」。這是講作為一個大乘行者,要不停的隨時觀察自己過失。為什麼要常常觀察自己有沒有過失、常常自省?因為我們本來問題就不少、功德就不多,如果不時時向內自我觀察,還會更加減損;而且還會以為自己修得不錯,到處炫耀自己是大乘行者,其實所行都是非法,都不符合佛法。

就像龍樹菩薩說:「看他人用雙眼,但看自己的時候就需要一面鏡子。」有些人會拿自己的問題投射到別人身上:自己嗔心強,就以為別人嗔心也很強;自己嫉妒心重,就以為別人嫉妒心也很重。舉例來講,當我們依止上師時,有些人會去看上師過患,覺得上師嗔心強、煩惱心重,其實上師就像一面鏡子,反映的是弟子的過失,行者自己的問題,被上師這面鏡子反映出來了。總之自省很重要,不能老是只看到別人的過錯,自己的過失卻都不能覺察,一個大乘行者要懂得自省,向內觀看是很重要。

很多時候我們會自以為是,會理所當然的認為,我是個佛教徒、是個修行人,還是個大乘行者。我常舉自己作例子,像我七歲被認證是噶瑪巴,被帶到楚布寺學習聽聞佛法,也見了許多上師、依止了很多善知識,因此理所當然的,我會認為自己是佛教徒,是個修行人,自己都沒有懷疑過。有人會懷疑噶瑪巴是不是佛教徒嗎?不會,我自己也不會。

但每當我安靜下來,我會問自己:「我算是一個好人嗎?」對這個問題,我反而要想一下、會遲疑一下,因為我有時候覺得自己是好人,但有時候又不一定是好人,大多數時間都不是,有時走運了變成一個好人──這不是很奇怪嗎?我自認為是個修行人,是個佛教徒,那不是比當個好人更困難嗎?當個佛教徒、修行人容易,當個好人難,這不是很奇怪嗎?當然首先應該是個好人不是嗎;為什麼被問到是不是好人時,反而回答不出來了呢?可見一切得重頭再來,從「幼稚園」再學習起,不要太理所當然,以為自己就是好人、就是修行人,就是大乘修行人。總之我們要這樣經常觀察自己。

32. 不道彼過

因惑說他佛子過,徒然減損自功德,
故於大乘諸行者,不道彼過佛子行。(32)

這是講「不要去講菩薩的過失」。

一個大乘行者如果帶著煩惱,尤其是嫉妒心,到處宣說其他大乘行者或菩薩的過失,不但造業,自己大乘道的行持也會失壞。尤其是帶著嫉妒心說別人的過錯,是非常不好的。首先如果被你說那個人沒有過錯,這就是誣賴、是詆毀,當然是有罪業的;就算對方真的有錯,但你並不是帶著利益他的心而說出來,也還是不行。

要說他人過,首先要帶著一念真正利他的心,這樣才能說。否則即使事情是真實的或你是有道理的都還不夠。一個大乘行者,很重要的是不僅要沒有傷害的心、所做要不害他人,更重要的是要有利他的心;一定要有利益他人的心,而且不帶著嫉妒煩惱,才能訴說他人過錯,否則都無法利益到他人,而且是有罪業的。

我想舉實際例子來說明這一點,帶有煩惱的紛爭是無濟於事的。大家都知道第十六世法王圓寂後,我們噶瑪岡倉就分裂成兩部分,大家都說自己是真實的,很多人都帶著貪嗔的負面情緒作爭論,這是沒有意義的,大家可以看到,到今天都還在各說各話、說自己是真的。所以我覺得任何帶有煩惱的紛爭都是沒有用處的,就算你的團體再好,說是帝洛巴團體也好,或說是金剛總持團體也好,如果你帶著煩惱作論述,都不會帶來好的結果。

■問答:

今天就講到這裡。接下來可以有問答時間,每個人可以問一個問題,可以有五個問題,中間設了麥克風,想問問題的人可以上來,問題可以用中文或英文發問。(走道中間有五位法友排隊等候)

問題一,如果我們的家人信奉外道,要怎麼幫助他們,分辨什麼是正信,幫助他們信奉大乘佛教?

答:從佛教觀點來看,每個眾生有不同的興趣、根性和因緣,有人就是會接觸到正道,有些人就是會誤入邪道,想引導他們是要時間的,不能急,唯一能做的是自己好好修持,用自己實修的影響力,讓家人感受到,慢慢的才有機會轉化他們。

問題二,有時候我們動機雖然是好的,但為了保護自己,也常有負面的情緒。我是個心理輔導員,有時要輔導被強暴的婦女,我常叫她們要學會喊停、說stop!但這樣說有時也帶著嗔心在裡面,請問法王對這樣的事有什麼看法?

答:要說出stop,是要勇氣的,有時雖然動機是好的,但因為暫時的煩惱,還是會帶著嗔心。的確喊停對解決問題暫時來講是可以的,但這樣還不夠,長遠來講要從自心的修持上,從煩惱的降伏上來解決,也就是不要被自己的情緒煩惱所控制,要從當中解脫出來,心得到安定穩定,才會找出更好的解決辦法。暫時而言可以用說stop,但長遠來說,要靠修持才能根本解決嗔心的問題。也就是說,用帶著強烈情緒的嗔心說不,的確可以解決一時問題,但根本解決要靠俢持。

問題三,我觀察到,生活中生起煩惱有兩種狀況:一種是別人做了傷害自己的事,讓自己很忿怒;另一種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事,自己觀察到,覺得很沮喪而對自己起嗔心。請問這兩種情況,應該怎麼觀修?

答:第一種狀況聽起來帶著一種嗔恨的恨在裡面。但這種狀況可以幫助你了解眾生無明真的很深重,傷害你、欺負你這個人也是眾生之一,的確如經典所說,眾生的無明是很深厚的,但也要了解,這位眾生也是被煩惱控制,不由自主而做傷害的事。在生活中我們也會看到這樣的人,因為被煩惱所控制,而做出失去理智的行為,不是這個人有問題,是他的煩惱有問題;如果專注去體會他心續中的問題,慢慢也會有一個體悟,了解:如果自己也有同樣的煩惱,也會同樣不理性。就會有同理的了解。

這是針對第一個問題的回答。這位法友其實問了兩個問題。(法王用中文說)你有點聰明啊,問了兩個問題(眾笑),(法王用英文說)因為時間關係,第二個問題我們就跳過不回答了,換後面的人。

問題四,身為弟子的我們,怎麼做才能幫助您促進教團和諧?

答:我想很重要的就是,身為一個佛弟子,面對他人貪心、嗔心或毀謗的語言時,要忍辱,自己也不要去對別人說貪嗔或傷害的語言,這些都不要做。還有我們自己心胸要開闊,要了解我們都是實修傳承噶瑪岡倉的弟子,有一樣的上師、一樣的本尊和一樣的修行誓言,要有這樣的領會,對於同門師兄弟,更要能夠包容。有些人假借我的名義,說是在護持我,但實質上卻在製造紛爭對立,這是很不好的。

問題五,我想請問關於上師與弟子關係的問題(因教堂回音,問題內容不清楚)。

答:這個問題是問到師徒關係,這個問題本身並不複雜,複雜是人把它弄出來的。我們可以從兩方面來看:

首先,上師又稱善知識,英文譯成spiritual friend,指的是一種好朋友,靈性的好朋友,或「佛法上的好朋友」,和善知識之間是一種「佛法上的友誼」,不是像現在一講起師徒關係,就好像很複雜、難以控制一般。

第二點,依止上師之前,觀察上師當然是很重要的,但經典也告訴我們:「末法時代,上師功過都有」,所以我們應該選擇要看的是什麼──那就要多看上師的功德。功和過,哪個多、哪個少很難判斷,不是一個可以用秤來量的東西,你沒辦法說他的功德是八十公斤、過患是五十公斤,沒辦法這樣論斤秤兩。重點你有沒有被上師的某種德行感動過,一旦感動過,他的功德你永遠會記住,即使後來見到他的過失,你都不會受影響,還是會記得他的功德,不會說「上師曾經怎樣怎樣,現在這個功德都煙消雲散了」。只要你真正感受過上師的功德,這個功德是不會被後面的過失所蓋過去的。

剛才你提到阿貢仁波切,他是我的好朋友,對他的驟逝我們都很難過,對所有藏族朋友來講,他是我們的好朋友,更是我們的依怙主。

接下來迴向。

(大眾唱誦〈極樂淨土願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