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开示|观音法门

观音修法开示课程:慈悲的力量4

时间:2018年10月28日 下午
地点:加拿大多伦多
藏譯中:堪布羅卓丹傑
主辦:KARMA SONAM DARGYE LING TEMPLE

心量放大、眼光放遠,讓分裂止於善意

""
中文翻译音频1
中文翻译音频2
中文翻译音频3
中文翻译音频4
中文翻译视频(剪辑版)

藏文原音音频

■修持口傳,上師講解後弟子複誦

大家午安,今天下午本來是給予觀音菩薩的灌頂,但因為不方便網路灌頂,所以改為給予「修持口傳」。什麼叫做修持口傳呢?就是上師講解觀修的方式,然後讓弟子複誦。也就是先講解儀軌的觀修,接著弟子要複誦。

觀修的部分,昨天都講過了,今天沒有要多說的。現在開始給觀音菩薩儀軌的修持口傳。首先,弟子要先獻曼達。各位為了求得《利生遍空》儀軌的修持口傳,所以要獻曼達:

「大地塗香敷妙花,須彌四洲日月嚴,觀為佛國作貢獻,有情咸受清淨剎。」

接著要跟隨念誦,無法全文跟隨念誦沒有關係,但皈依發心文要跟隨念誦: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以我布施等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我們念誦了三次。接著是慢慢念誦儀軌。就像昨天所說的一樣去觀修、持咒。今天要特別說明的是,在所有眾生頭頂上有觀音菩薩,向祂祈請,得到加持,最後觀音菩薩的身也融入到自己。這部分都差不多。之後要跟隨念誦六字大明咒。

各位按照之前說的去觀想,我會慢慢地念:

「我等遍虛空有情,頭頂白蓮月輪上,舍字化成聖觀音,白色明淨五光燦,莊嚴微笑悲眼視,四臂首對為合掌,晶珠白蓮後二持,綢緞瓔珞珠寶飾,鹿皮於肩做披飾,無量光佛為頂嚴,雙足金剛跏趺坐,背倚無垢滿月帷,攝諸皈依處自性。」

「淨極無瑕大悲身,阿彌陀佛頂上嚴,慈眼悲憫視眾生,頂禮觀世音菩薩。」

「以我專誠祈求力,從聖者身放光明,淨諸惡業及煩惱,娑婆頓成妙淨土,有情眾生身口意,悉成觀音身口意,相音覺空合為一。」

接著大家跟隨念誦六字大明咒。

「嗡瑪尼貝美吽」

「自他身相皆是聖者身,一切音聲悉為六字明,諸般心念無非大智慧。願我迅速以此善,成就觀音大士尊,一切眾生盡無餘,悉登彼等之聖位。」

以上就是觀音儀軌的修持口傳。

■唱頌瑪尼傳統,從噶瑪巴希開始

一般來說,藏地人們都相信,歷代噶瑪巴是觀音菩薩的化身;不只是噶瑪巴,藏地的許多大師,像是如意寶尊者等,都是觀音菩薩的化身。主要因為藏地是觀音菩薩的調伏境,觀音菩薩曾說:「我將現比丘、國王相來調伏藏地。」因此,觀音以各種相貌,利益藏地的有情,佛行事業不可思議。

尤其是歷代噶瑪巴的佛行事業,和觀音菩薩也是息息相關。例如歷史文獻記載,瑪尼輪是由第二世噶瑪巴──噶瑪巴希時代開始盛行開來的。再來唱頌瑪尼的傳統,也是噶瑪巴希開始的。當時噶瑪巴希得到觀音的授記,並在淨觀當中見

到五部空行唱頌六字大明咒,因而模仿倡導唱頌瑪尼的傳統。藏地很多地方,有不同的調子,但都會唱頌六字大明咒。

不僅如此,過去當噶瑪巴在頂戴黑寶冠的時候,也有唱頌六字大明咒的傳統。歷代噶瑪巴的佛行事業和觀音菩薩有著深厚的因緣。

我們這次機會難得,得到六字大明咒的口傳,我也覺得很難得。因為我們這次結下深厚的法緣,希望自他一切眾生的心續當中,也因此種下了解脫的種子。同時祈願受苦的眾生迅速得到解脫佛果,因此我們要精進修持觀音法門,也希望我們都能成為一個自他二利圓滿的人。

■「這兩年來,是我此生最辛苦的時光」

這次的課程、灌頂算是圓滿了。最後我想說一些結語,同時也想針對現在新聞報導當中,或者坊間流傳許多關於我的消息,做一些解說,畢竟我有一些責任在。

我在印度住了將近18年,之後我在印度之外住得最長的時間,就是現在這段期間,將近一年半,快兩年。其中多半時間住在美國。很多人以為,我大概在美國過得很自由、快樂,外面看來是這樣;但是就我個人的感覺來說,這是我這輩子最辛苦的一段時間。

一方面是身體健康方面的因素,也不是嚴重的疾病,但身體容易累,沒有氣力。再來是心理上也很辛苦,有很多問題要面對,尤其要面對從未面臨過的問題,還有內外的各種壓力,這些都要面對。

在美國這段期間,是我最辛苦的一段日子,這是我過去沒有經驗過的,未來或許也很難再遭遇到。會變成這樣,也是自己過去的業,還有今生的緣所造成的,主要問題還是在自己,是自己的做法不對,或者做錯了什麼,還是智慧不足、能力不夠,都是自己的問題,並不是因為任何其他人而產生的,我完全找不到任何一個讓我指責的理由。這一切,主要是自己過去的業和今生暫時的緣而產生。

■「我申請多米尼克護照,是為了方便弘法」

但無論如何,我還是做了一些事情,一是多米尼克的護照,但新聞上的報導有誤,說成了多明尼加共和國,但其實是多米尼克的護照,當時我努力去辦這件事情,因為一些情況,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處理。之所以要申請這個護照,一般來說,我們在印度政府的照顧恩德之下,很多在印度的藏族都有旅行證件,可以在印度境內,或者到境外旅行。這是很大的恩德。

過去六十年來,印度政府都一直在照顧著藏族。但實際上來說,藏族使用的旅行證件並不方便,就算在印度境內邊境時,也會被詢問這是什麼證件,會說那不是印度的證件,而是其他國家的。同樣到了其他國家,很多國家根本不承認。所以使用上是非常不方便的。

所以藏傳各教派很多大師,也會努力得到外國,或者印度的護照,之所以要這麼努力,就是因為需要到世界各地弘法,而他們也發現藏族的旅行證件非常不方便。

我也是一樣,未來會到世界各地,所以想要有一個方便的護照,一些人給予我這樣的建議,我自己也覺得這很重要。所以申請了這個護照。申請到之後,本來今年六月就準備回到印度,因為三月就拿到了護照。所以我想應該在六月回去印度之前,先跟印度政府通報一聲,我拿到了新的護照,這也是對於印度政府的一種尊重。所以五月底、六月初左右,我就跟印度政府說明了。同時也對藏政府和尊者報告過。

因為拿到了新的護照,印度法律來說,一人同時不准擁有兩國護照,所以護照雖然有了,但卻沒有真正使用。所以就想使用一次,申請印度簽證,然後前往印度一次,也這樣跟印度政府申請了。到現在還在等候印度簽證。

很多人以為我在國外待那麼久,是否不想回印度了。尤其新聞報導有關護照的消息,可能更讓很多人有許多猜測,但實際情況,就像所有教派大師們一樣,我也希望未來能夠到世界各地弘揚佛法,因此申請了護照。現在也希望很快能夠前往印度,也正在等候印度的簽證。以上是計對護照的一些說明。

■「會見泰耶多傑尊者,是我此行最重要的事」

第二,我這次在國外住很久,自己也感覺浪費了很多時間,好像沒有完成什麼重大的事情。但我覺得完成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是什麼呢?就是前陣子在國外,見到了泰耶多傑尊者。這件大事,大概只能在印度以外完成,在印度是根本不可能的。我身在國外,他也身在國外,真的是任運而成,能夠順利見到了面。

這次的會面,是我們第一次會面。在我們的聯合聲明當中提到,會面地點是在法國的一個靜處,日期是10月9日、10日兩天,當中我們會見了兩次。

會面的主要目的,純粹是私人的原因,也就是想要互相認識。以我自己來說,從小就聽說過夏瑪仁波切,因為我身邊有許多人是從小和夏瑪仁波切一起長大的,透過他們我對仁波切有些認識。但是我對於泰耶多傑尊者,就完全沒有了解,因為我身邊沒有人真正是在他身邊、認識他的。所以我也總是好奇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的個性如何。這次見了面,我感受到他的善心,也體會到他是一位心繫教法和眾生的人。同樣的,他是康巴人,我也是康巴人,康巴人的個性就是直來直往的,從他身上很明顯能感受到這一點。因此我感到很開心,覺得很親切,交談上非常愉快。

但是很多人聽到這次的會面都很驚訝,無法置信,有些人也以為這次的會面,似乎是得到了某種定論。但其實,這次的會面,只是一個開始,不是結論。主要是我們兩人私人的會面、認識、交談、交換意見,並沒有因此下了某種定論或結論。會面只是開始,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最後的結果是否良善,不只是我們兩人的責任,還要依靠噶瑪噶舉整個團體,和所有弟子們的努力才能達成。

■「眼光放遠,噶瑪噶舉分裂別拖到後代」

因此聯合聲明當中提及,我在這裡也再次呼籲:希望大家眼光放遠,不要短視於幾個月或幾年,而是要看幾十年後,甚至幾代之後。因為現在噶瑪噶舉分裂為二,我不希望這樣的狀況延續到後代。我希望大家都有這樣的共識。同樣的,也希望未來噶瑪巴和法子的轉世上,不要再有真假的爭議發生。

我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因此想要會面。如果我帶有任何私心,或者偏袒某方的心的話,不見面反而比較好,那只會造成更多的問題。

然而從噶瑪岡倉整體來說,這次的會面是必須的。因此我下定決心要促成這次的會面。

其實幾年前,如意寶尊者就跟我敦囑過一兩次:「也許你們兩人碰個面比較好」。但還有當時怙主夏瑪仁波切還在世,我就想先見仁波切,之後再有機會面見泰耶多傑尊者比較好。

總之,這次我人身在國外,如果不把握這樣的機會,之後如果回到了印度,可能就難再有機會了。所以我把握這次機會,見到了面。

■「自以為是的執著,才是最危險的」

平時我是這樣想的,從具德杜松虔巴,一直到日佩多傑的這個岡倉噶舉,以噶瑪巴父子為主,加上他們的傳承弟子,大家透過講說、實修、事業,持守和發揚佛法,並且以其智慧、慈愛和力量,廣度眾生,他們這樣弘法利生的事業行誼,就是我們岡倉噶舉傳承的意義和莊嚴所在。

因此祖師們的佛行事業,殊勝的行誼,我們有責任去好好地守護和效法。不在這方面努力,而將大部分時間花在煩惱地你爭我奪,然後還自以為是地覺得自己才是對的一方,我覺得這樣的作法並不正確。「自以為是」的執著,其實是最危險的。因為這時候你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問題,也看不到對方的功德,是非顛倒,善惡不分,這是很危險的。

就像前面提到,會面只是一次開始,以後結果是好是壞,還是要一步一腳印去走。結果的好壞,不是我們兩人的責任而已,而是要靠整體噶瑪噶舉每一個人的共同努力,才可能達成。希望大家心量一定要放大,眼光一定要放遠。

暫時來看,很多人會覺得這次的會面,好像沒有什麼意義,有的人還覺得這次的會面,代表了「鄔金欽列多傑的失敗」。勝敗是世俗人在乎的,長遠來看,這樣分裂下去,未來噶瑪噶舉傳承甚至會消失。這才是我們要關注的,輸贏我覺得一點都不重要。

因為我有責任在身,所以做了以上的說明。希望大家放在心上。最後,這次多倫多我沒辦法親自前來,還是再次表達歉意,相信以後可以前往,希望很快能夠見面。祝福大家身體健康,事業順利,一切吉祥如意。謝謝!

课程4完整版
youtube藏文
youtube English
youtube 中文